• <output id="8t8ns"></output>
    <listing id="8t8ns"><cite id="8t8ns"></cite></listing><blockquote id="8t8ns"></blockquote>
  • <nav id="8t8ns"></nav>

    <label id="8t8ns"><pre id="8t8ns"></pre></label>
    途游国际
  • <output id="8t8ns"></output>
    <listing id="8t8ns"><cite id="8t8ns"></cite></listing><blockquote id="8t8ns"></blockquote>
  • <nav id="8t8ns"></nav>

    <label id="8t8ns"><pre id="8t8ns"></pre></label>
    途游国际
  • <output id="8t8ns"></output>
    <listing id="8t8ns"><cite id="8t8ns"></cite></listing><blockquote id="8t8ns"></blockquote>
  • <nav id="8t8ns"></nav>

    <label id="8t8ns"><pre id="8t8ns"></pre></label>
    途游国际
  • <output id="8t8ns"></output>
    <listing id="8t8ns"><cite id="8t8ns"></cite></listing><blockquote id="8t8ns"></blockquote>
  • <nav id="8t8ns"></nav>

    <label id="8t8ns"><pre id="8t8ns"></pre></label>
    途游国际
  • <output id="8t8ns"></output>
    <listing id="8t8ns"><cite id="8t8ns"></cite></listing><blockquote id="8t8ns"></blockquote>
  • <nav id="8t8ns"></nav>

    <label id="8t8ns"><pre id="8t8ns"></pre></label>
    途游国际
  • <output id="8t8ns"></output>
    <listing id="8t8ns"><cite id="8t8ns"></cite></listing><blockquote id="8t8ns"></blockquote>
  • <nav id="8t8ns"></nav>

    <label id="8t8ns"><pre id="8t8ns"></pre></label>
    文化 史事留痕
    清末民初雇主常向佣人借钱
    华夏经纬网   2018-11-20 09:25:51   
    字号:

      现如今,敬业的家政服务人员,在城市一直非常受欢迎。其实,在清末民初,保姆这个职业就非常受关注。

      在民国时期,保姆多叫佣人。不过老北京有个常用的俗语:“老妈子”。当时一些老太太有事没事就爱把这句话挂在嘴边:“怕什么——没辙了,我给人当老妈子去。”为什么会有这种说法呢?因为当时,佣人在北京城非常受欢迎。很多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,都有佣人,有的家庭甚至和佣人相处长达半辈子。

      那时的佣人也分三六九等。从年龄分:有二三十岁的、有四五十岁的,甚至有六十来岁的;从能力来分:有会烧菜做饭的,有会做针线的,有善于收拾房间的,有能说会道工于接待客人的。

      老北京介绍佣人,有专门的店面。店面一般以店主人的姓氏为标志,姓张的开的就叫“张家店”,姓李的开的就叫 “李家店”。上世纪30年代初开始,老北京由社会局管理此事,介绍保姆的店面都要向社会局登记注册,此举也是为了维护雇佣双方的权益和安全。这些店面也有了正式的名称——“佣工绍介所”,其门口挂一块不到一尺见方的“门楼”式木牌,下垂一红布条,写上“某某佣工绍介所”,并注明“社会局立案”。谁要雇人,就到这里联系,问明要求,便可按要求负责介绍。

      佣人介绍到雇主家,试工三天,如果中意,便可留下长干,第一天的工钱,归“绍介所”。年轻力壮、精明能干的佣人选择雇主时,一般先问零钱多少,再谈工钱,零钱多,工钱便可少。“佣工绍介所”在佣人失业时,可以让她们免费住一段时间,并提供水、火、炊具等用于做饭。

      民国时期,在北京居住求学较长时间的文史学家邓云乡(1924-1999)对当时老北京的风土人情较为了解,他曾回忆当时的保姆情况:“我家住在皇城根陈家大院,院里住户人家,都有男女佣人,谁家用老妈子,都到灵境胡同口上的‘冯安氏佣工绍介所’去找人,那是一个高台阶三间正房,一东一西的小院,主人冯安氏当时四十来岁,能说会道,也十分负责。她介绍的‘老妈子’一般都很可靠,只是偶然要对主人耍点小手段,如洗衣服时,故意藏起一只丝袜子,却拿了一只去问大奶奶:‘您的袜子怎么只剩一只啦?’大奶奶换好衣服正要出去打牌哪里管这个,‘好、好……你拿去吧。’她便落一双丝袜子,嘴里还埋怨:‘唉,您真不在意,挺贵的东西……’”

      老北京胡同里那些富贵人家常常会雇佣人,每个月管吃管喝外,那时月工资也就几块钱,遇见善良大方的女主人偶尔会给买件儿新衣服,这些佣人就会美滋滋的。

      当年,这些佣人干的活儿主要有带孩子、做饭、做针线活儿、打扫房间等。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鲁迅在北京生活的时候,把母亲鲁老太太和原配夫人朱安接到北京定居以后,就雇了三个佣人:一个王妈,一个潘妈,一个胡妈。王妈专职侍候鲁老太太,潘妈专职侍候朱安,胡妈负责买米买菜。三个佣人的待遇是管吃管住,每人每月三元大洋。

      民国时期,这些佣人每月工钱,最高六元,最低三元,一般情况下五元和四元的情况比较多。有些佣人还有不少零钱,即工资之外的其他收入。大宅门里客人多,送礼的多,买东西多,佣人都可得零钱,客人也会给佣人,这叫赏钱,买东西节省的,佣人们也会留着,这叫底子钱。

      正常的零钱收入,大宅门家里的佣人可增一倍,即四元工钱,还可分到四元零钱。如果有一两桌牌,那就更多了。如果是客人少,又不打牌的小户人家,佣人的零钱就不太多,只能在每月主人买米、买煤、买菜时得点底子钱,每买一两元的东西,可得二三十枚,最多一角钱的底子钱。这样算来,如果三四元工资,每月底子钱,再加上偶然来个客人给的一两毛钱赏钱,另外还有三节的节钱,总共可得两元零钱,这样最不济的佣人,只要有事由,每月可赚到五元钱。所以在讲价时,有些佣人是会看雇主是否有零钱的。

      如此看来,那时的佣人最少一个月也能挣三元,那时三元可以买什么呢?据老北京的史料记载:当时,每块大洋折合四百六十枚小铜元,二百三十枚大铜元,三元就有六百九十个大铜元。两大枚能买到一个香喷喷的芝麻酱烧饼,三元就可以买三百四十五个大烧饼。当时,三十枚大铜元能买一斤五花肉,三元就可买二十来斤好猪肉。

      当时“国货售品所”曾举办过“九九货”大展销,即每一份九角九分。其中一包蓝士林布,两丈长,九角九分,三元买六丈,还剩三分钱。那时黄金比较贵,每两一百零五六元,老秤的一两,约合三十二克,三元工钱,差不多合一克黄金价值。显然三元钱在那时买商品很便宜,可是买黄金就不合算了。

      由于佣人在主人家有吃有住,整年不用花钱,一年到头还多有节赏和其他进项,都攒起来也很可观。佣人手头有几百元、上千元存款的不稀奇,那对于一般百姓来说,可是一笔巨款。所以,主人当家奶奶向佣人借钱,也是常见的事。在清代,男主人欠师爷钱、跟班、听差的钱,女主人欠女佣人钱的都很普遍,这种佣人叫作“带肚子”,他们是辞不掉的,要还清欠款他们才走。(刘永加)

    来源:北京晚报


     

    责任编辑:虞鹰

    共1页
     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>>>
      网友: 密码:  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 已有( ) 条评论 剩余 字 验证码:    
     
    相关文章
       
    ·漫谈中国外贸史:那些年,我们追过的进口货
    ·“箭扣长城”名称的溯源
    ·从清华精神到藏书票
    ·[温故历史]马戛尔尼使团访华记
    ·康熙皇帝与法国传教士
    ·雨花台传奇烈士:许包野
    ·理琪:献身革命国忘私
    ·从童养媳到开国将军:她的一生才是真“娘道”
    ·冀云程:临危不惧 坚贞不屈
    ·威震敌胆的“独臂将军”刘畴西
    ·铁骨丹心的著名红军将领:蔡会文
    ·为了民族复兴·英雄烈士谱:红军虎将—黄甦
    ·中国新音乐的先驱者——聂耳
    ·詹天佑:积贫积弱的年代,他做到了“未差秒黍”
    专题
      更多
    ·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
    ·年终专题:2017文化乐章
    ·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
    ·青海可可西里、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
    ·我国首个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
    ·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
    文化热点
      更多
    ·清华简第八辑研究成果问世
    ·尘封200余年 故宫养心殿宝匣露真容
    ·殷墟科学考古90周年
    ·盘点2018年10月文化关键词
    ·聚焦文物保护利用改革新政
    ·盘点2018年9月文化关键词
    文化视野
      更多
    ·藏医药浴法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
    ·2018年文化盘点之考古
    ·2018年文化盘点之收藏
    ·2018年文化盘点之大展
    ·第13届北京文博会:传统文化焕发新活力
    ·第六届乌镇戏剧节:11天的戏剧狂欢
    文化365
       
    ·重阳说“九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
    ·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
    ·彩凤来仪穿百花
    ·狗年话狗:中国文化中的“汪星人”
    ·狗年说狗: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
    编辑推荐
     
    ·央视震撼之作《西南联大》直击泪点 带你读
    ·藏医药浴法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
    ·争议声中“《木石图》”拍出4.1亿天价
    ·金庸小说在台湾的“奇幻漂流”
    ·筷子仅仅是个餐具? D&G,那是你不懂中国
    ·小雪节气习俗知多少?民间流行吃这些美味
    ·口碑综艺获点赞“秘诀”
    文化博览
     
    造人补天有女娲
    高山流水
    新闻排行
     
    连口碑逆天的《声入人心》收视也越走越低
    票房冲5亿! 喜剧片《无名之辈》逆袭
    改变就那样悄悄发生着 透过电视理解中国
    首届长三角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会在沪开幕
    清华简第八辑研究成果问世
    “中国零售业40年变迁”图片展在京启幕
    欧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说:内容越来越重口味
    毛泽东书法:越写越好,越写越草(组图)
    惊人发现:面骨缺失 只因北京猿人是食人族
    “成人漫画”遭遇儿童不宜
      图片新闻  
      老照片   更多
    中华文化
    文化信息 | 文化观察 | 文化热点 | 文化视野 | 文化博览 | 文化人物 | 考古发现 | 文明探源 | 古今杂谈 | 文史知识 | 文化交流
    | 演出信息 | 史事留痕 | 国学经典 | 寻根
    ---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---
    途游国际